服务热线:15953989019
联系我们 │ Contact

地址:山东省费县探沂工业区
手机:15953989019(微信同号)
15753919789
联系人:甄总

钢铁等环保第三方治理企业不买账 800亿市场落不了地 您的位置:首页 > 建材知识

钢铁等环保第三方治理企业不买账 800亿市场落不了地

800亿市场落不了地 环保第三方治理蜗行
治霾真的只能靠风吹吗?工业排放仍然是重污染天气的主要来源之一,但在经济下行背景下,地方政府为保经济,在环保治理上露出了红线趋松的苗头,而工业企业则屡有违规之举。近日,环保部12个督查组在重点城市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专项督查中发现,部分企业仍有违法违规排放现象。
环境污染治理亟须新的力量。早在今年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见》,在工业等领域推广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希望借此解决工业企业的污染物超标排放问题。然而,一年过去了,第三方治理模式还只是“看起来很美”。
12月12日,在2015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环境商会执行秘书长马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过去近一年时间里,第三方治理模式推广十分缓慢,落地项目并不多。
超标排放严重
今冬以来,雾霾频频来袭。谁是雾霾的罪魁祸首?环保组织实地调研发现,工业污染恐怕难逃干系,因为超标排放的情况仍然非常严重。
11月28日,环保组织“好空气保卫侠行动网络”志愿者赴唐山、秦皇岛、天津、保定等地调研工业排放问题后发现,重霾之下,全国仍有314家大气重点监控企业的在线数据显示排放超标,以秦皇岛耀华玻璃工业园有限责任公司为例,该企业氮氧化物排放量达到2000mg/立方米以上,是标准值700mg/立方米的3倍多。
环保部官方信息也显示,在12月9日的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专项督查中发现,部分企业仍有违法违规排放,如,12月8日上午暗查发现,鹤壁市山城区陶瓷园金鸡山建材有限公司包装厂未按应急二级响应要求停产,锅炉无任何除尘脱硫环保设施,黑烟直排;山东球墨铸铁管有限公司铸造车间无废气收集、处理设施,烟气直排……
“超标排放问题较为常见,突出存在于焦化、玻璃等行业。”环保部表示,常见问题有提标改造不及时、日常监管不到位、擅自停运治污设施,甚至弄虚作假等。
落地项目寥寥
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呼之欲出。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向本报记者表示,第三方治理实质是引入市场机制,由专业化的环保公司来进行污染治理,而工业企业等污染排放主体则通过付费方式购买环境服务。这样更加专业化,而且有利于环保部门对治理效果进行监督。
更大的好处则是有利于环保产业的发展,污染治理的两个主战场就是市政公用领域和工业领域。2002年,建设部推进公用事业市场化改革,为环保产业打开了市政污水处理和市政垃圾处理的大门,由此带来环保产业的第一波发展高潮。而第三方治理的推出,则让环保企业看到了工业污染处理市场的曙光。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甚至乐观地告诉记者,此举有望打开一个价值800多亿元的新兴市场。
对此,过去一年里,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曾协助北京、上海、吉林、黑龙江、山西、陕西、河北等多个地方政府起草了《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实施意见》,希望让第三方治理的模式落地。
不过,一年过去了,《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第三方治理真正落地的项目寥寥无几。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家环保企业中,只有博天环境集团与宁夏一家煤化工企业签订了工业水循环项目的合同、威立雅与河北钢铁(3.14,0.03,0.96%)唐山分公司进行了水处理项目合作。金州环境集团虽然在安徽临涣有一个焦化企业的工业水处理项目,但其实是2014年签约的,更多的企业则是一个第三方治理的项目也没有。
“第三方治理前两年发展比较快,今年国家政策出来了,推进力度也很大,反而感觉没有多少进展了。”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称。
企业不买账
为什么第三方治理落地难?在文一波看来,首先是因为工业企业普遍不景气,“我们去谈合作,看到企业的情况后都没有动力了,因为不知道明年会是什么样子”。
骆建华也表示,现在第三方治理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工业企业没钱治污,甚至还可能倒闭,例如一吨钢材的利润只有40元,而环保成本则要120-150元。
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一些地方政府对工业企业的环保要求也被迫放松。金州环境集团董事长蒋超表示,企业的环保压力不够,污染物也就偷排了。
对此,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副巡视员胥树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偷排的情况肯定存在,但随着环境执法力度的加大,甚至要追究地方党政部门的责任,这方面的问题已在逐渐好转。
在胥树凡看来,更重要的是需要建立起一整套第三方治理的运营管理机制,包括方方面面的配套措施,如公平开放的市场、合理的定价机制和清晰的责任界定等。E20环境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举例称,电力是污染排放的大户,但一些大的电力公司有自己的脱硫除尘公司,业内俗称“短名单”,每次招标时只在这些企业范围内遴选,这样一来外面的环保企业就进不去了,成了“伪第三方治理”。
马辉表示,目前来看,解决了资金来源的第三方治理推进速度需要更快一些,例如电力行业的脱硫脱硝,由于国家有每千瓦时1.5分钱的脱硫电价补贴、每千瓦时1分钱的脱硝电价补贴,以及每千瓦时0.2分钱的除尘电价补贴,使得电力脱硫脱硝行业迅速发展起来。
骆建华表示,对于钢铁水泥这类市场定价的商品,无法如水和电那样由政府定价,就可以采取一些“胡萝卜”政策,即污染治理好的钢铁、水泥企业可以享受某些税收优惠。
而在环保企业看来,更重要的则是通过第三方治理为工业企业节约成本。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赵笠钧表示,他们在宁夏的煤化工循环水项目,一小时的循环水量就是32万立方米,在水价高达12.6元/立方米的情况下,即使节约1%一年算下来也是几千万元的成本,这才是第三方治理带来的价值提升。(华夏时报)

标签:

上一篇: 新常态下如何深化改革?试析2016年中国建筑业形势及发展建议 下一篇:多部委联合编制矿产“十三五”规划 聚焦新材料